首页 >> 足球串关和滚球对冲-欧洲杯申办背后的国家恩怨:德国如何击败土耳其?

足球串关和滚球对冲-欧洲杯申办背后的国家恩怨:德国如何击败土耳其?

2020-01-11 14:08:17

足球串关和滚球对冲-欧洲杯申办背后的国家恩怨:德国如何击败土耳其?

足球串关和滚球对冲,德国和土耳其的恩怨延续到了体育竞技领域。

9月27日,德国以12票对4票的悬殊差距击败唯一的竞争对手土耳其,成为欧足联(UEFA)2024年欧洲杯的举办国。这也是德国继1988年欧洲杯和2006年世界杯后再次获得大型足球赛事的举办资格。

对于这次申办,德国人做了充分的准备。德国足协先前已经花费300万欧元用于宣传造势,欧足联执委会投票当天派出了以足协主席格林德尔、申办大使拉姆和国家队主教练勒夫为首的21人代表团前往瑞士尼翁。更为重要的是,德国人早在2013年就开始在欧足联内部游说各国,以期获得支持。

由于约定的利益交换以及各国友好程度不同,事实上在投票之前,大部分选票就都已确定。例如:早在2014年申办2020年欧洲杯时,由于2020年欧洲杯不同于往常,是由12个国家13个城市共同举办,德国便主动撤回了慕尼黑安联球场作为决赛场馆的申请,以成全伦敦的温布利球场,英格兰放弃申办2024年欧洲杯作为回报。西欧各国家作为传统盟友都支持德国;而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波兰和乌克兰等东欧国家往往是关键的摇摆票。由于在之前欧足联主席的选举中,前德国足协主席尼尔斯巴赫曾大力支持来自斯洛文尼亚的切费林,并在国际足联内部斗争中站队切费林,使得德国在投票环节得到了东欧国家的支持。在不计算德国和土耳其两票的情况下,德国事先就已有足够信心拿下至少半数票。

另一方面,在土耳其获得的4票中,与其说这些国家支持土耳其,不如说它们先前已与德国有了嫌隙。其中西班牙希望申办2030年世界杯,而德国已表态支持传统西欧盟友英格兰,明确反对西班牙申办。匈牙利和保加利亚则有意于2028欧洲杯,但是德国支持意大利申办。传统的西欧国家荷兰最终也投票给土耳其,原因则是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在欧足联主席选举投票上支持了切费林,而得罪了来自荷兰的参选人。

而对于土耳其来说,投票结果无疑是苦涩的,这也是土耳其继申请2008、2012和2016年欧洲杯之后第四次申请欧洲杯失败。土耳其体育部长卡萨波格鲁失望地表示:“还有哪一个国家,能像我们这样二十年来热切地期盼欧洲杯主办权?欧足联会把之后的欧洲杯给任何一个欧洲国家,反正永远轮不到我们。”

对于本次申办,土耳其人先前也有相当乐观的预估。土耳其足协欧洲杯申办团主席雅迪姆西在两周前的媒体专访时表示:“(土耳其籍德国国脚)厄齐尔退出德国国家队事件,证明了德国不是包容的国家,这对我们申办欧洲杯十分有利。”而土耳其报纸《自由报》之前认为,土耳其能够拿到除去铁定支持德国9票之外的至少7票。事实上,这样的预估毫无根据,毕竟土耳其人在欧足联执委会中并没有真正的盟友,也没有可以交换的利益,土耳其得到的赞成票,也仅仅是因为执委讨厌德国罢了。

在体育部长卡萨波格鲁明确表达失望之余,《自由报》则在投票结果公示第二天便刊登了控诉欧足联主席切费林的文章。文章表示,有证据可以证明,切费林曾在投票前和德国代表团进行过密室会谈,许诺自己有权力可以影响5个执委,使他们投票支持德国,这也是最终导致土耳其没有获得任何一张摇摆选票的主要原因。

对此,德国《图片报》批评土耳其《自由报》的报道毫无依据,充满了民族主义色彩,且透露《自由报》的所有者其实是总统埃尔多安的远亲,该报作为“土耳其第一大报”的地位也是靠埃尔多安下令关停原第一大报《时代报》而取得的。

而土耳其体育部自认为举办欧洲杯的优势其实也毫无依据。早在今年4月27日两国递交了完整的申请材料之后,欧足联就派出专家评估小组前往两国进行现场评估。在9月21日发布的评估报告中,欧足联就对土耳其提出了诸多质疑。欧足联对于德国的评价是“鼓舞人心的、充满创造力的、专业的”,而对于土耳其的评价仅仅是“积极的”。

除去历史和政治因素,两个竞争对手在承办赛事的客观条件上也存差距。在此之前,德国已经举办过2届世界杯和1届欧洲杯,拥有丰富的大赛组织经验,且10个城市的10个球场都是现有球场。相比之下,土耳其并没有举办大型赛事的经验,首都安卡拉和伊兹密特的球场仍在建设之中,平均球场座位数量也要低于德国。

除了基础建设因素,土耳其近年来不稳定的政治、经济局势动荡以及人权问题都让欧足联感到担忧。而总统埃尔多安和欧洲各国的交恶以及土耳其参与叙利亚战争事件无疑也都是减分项。

另外,欧洲杯的盈利能力也是欧足联更倾向于德国的重要原因,2012年的波兰-乌克兰欧洲杯的盈利远远不如2016年的法国欧洲杯,这使得欧足联对于非传统足球大国举办欧洲杯有着更多的顾虑。而德国2006年主办的世界杯不仅是近几届世界杯里最成功的一届,当年更是为德国带来了200亿欧元的直接和间接收入。

此次德国获得欧洲杯举办权,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在欧足联内部的斡旋功不可没,同时这次成功也称得上是他本人仕途的“救命稻草”。当选主席4年以来,格林德尔一直饱受批评,特别是今年世界杯惨败之后,他急于撇清责任,第一时间指责有着土耳其血统的国脚厄齐尔、京多安和埃尔多安的合影事件,使其成为德国队小组赛出局的替罪羊,并最终导致厄齐尔退出国家队。

讽刺的是,在这次欧洲杯申办过程中,也正是由于格林德尔代表足协对厄齐尔提出指控,才导致土耳其在拉票造势时有了一张种族主义的牌,为本来对于德国而言十拿九稳的投票环节带来了变数。

此次德土之间竞争欧洲杯举办权,本来仅仅是个体育事件,但是由于此前厄齐尔退出国家队风波,以及2017年开始的德土紧张的政治关系,都给此次举办权之争披上了浓重的政治色彩。巧合的是,就在宣布举办权结果的当天,埃尔多安也应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之邀抵达了柏林,并开始了修宪之后第一次对德国事访问。尽管气氛沉重,但埃尔多安还是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也许正如德国申办大使拉姆的总结陈词所说的:我们永远是热情的东道主,我们将给大家第二个夏天的童话,正如2006年世界杯那样。

(本文作者陈英为界面新闻德国特约撰稿人)

上一篇:澳大利亚通过全球首项反加密立法
下一篇:大妈强迫他人占自己便宜拍下照片敲诈 这回栽了